今天是:2024-06-16 星期日

把握后疫情时代国际变局机遇 渐进式推动国际投资规则重构

时间:2023-07-05   来源:中国法学学术交流中心

积极倡导并引领国际投资规则的重构是我国争取国际投资规则制定话语权的重要契机,不仅响应了扩大市场准入、全面优化营商环境的国内发展需求,顺应了发达国家和新兴经济体将吸引和利用外资作为当前重大国策的全球趋势

 

一、重构国际投资规则的迫切需求

习近平总书记在去年十二月的中央经济会议上指出,纵观全球,发达国家和新兴经济体都把吸引和利用外资作为重大国策,招商引资国际竞争更加激烈。”一方面,后疫情时代国际投资正在高速恢复和发展迫切需要一个公平、稳定、可预见的国际投资规则体系“保驾护航”。另一方面,全球性多边投资规则一直缺位。国际投资现行规则体系由3000多个双边和多边的国际投资协定组成,高度碎片化既无法实现全球覆盖,也无法确保规则及其解释的统一性,大大增加了国际投资的交易成本。

针对当前的国际投资规则体系,特别是对其争端解决制度的质疑之声此起彼伏,有人甚至称之为“合法性危机”。联合国贸发组织秘书长基图伊指出,国际投资体制“改革的理由十分明确,老式的国际投资协定日益走入死胡同”。改革现有国际投资规则体系的呼声不绝于耳,改革的主张与做法则五花八门。绸缪并引领国际投资规则的变革与重构不仅是中国作为世界双向投资大国经济发展的迫切需要,也是提升我国在国际经济核心领域话语权与塑造力的重大机遇。

 

二、重构国际投资规则的可行路径

国际投资规则体制重构的紧迫需求不断推动变革进程,但以往的改革经验证明全面、系统的国际投资规则新体制无法一蹴而就。国际投资规则体制必须坚持渐进式的重构思路,即首先从解决现有规则体系最突出问题之处入手,理顺并针对性完善双边投资条约机制,以保障短期内国际投资领域的平稳运行;其次利用现有规则体制探索改革空间,以此设定中期目标,以确保新的投资规则体制平稳过渡。可以考虑先行先试推动构建“一带一路”多边投资条约机制,打造专门的“一带一路”投资争端解决中心;最后系统更新投资规则体制,打造一个全球性、稳定性、均衡性的多边投资框架。

其次,应坚持主体维度的问责、独立、公正与程序维度的透明、一致、效率相统一。体维度的问责、独立和公正,是指体制设计的组织/平台在进行国际投资规则重构过程中秉持问责、独立和公正的态度/立场以保证最终形成的文本化的国际投资规则内容公平、合理。问责意味着体制设计的组织/平台要对其授权的缔约国负责,不得超越缔约授予的权限;独立意味着体制设计的组织/平台不受任何利益相关方和其他第三方不合法的、不正当的干预;公正意味着体制设计的组织/平台在问责和独立的前提下,需关注不同国家发展水平和发展能力的差异,在综合平衡基础上公平对待各方利益,客观评估在体制设计中各国可以承担的责任,以使各方拥有的权利、履行的义务和承担的责任匹配。程序维度的透明、一致和效率,是指投资规则的实际施行程序要保证透明、一致和效率。透明度意味着新建的国际投资规则体制施行程序公开透明,保障各方当事人的知情权和监督权以及一般公众对体制施行等文件的获取权。程序维度的一致性意味着规则施行程序一致、相似或类似的规则解释一致等。效率性意味新建的国际投资规则在保障透明性和一致性的前提下,能够公正、高效解决各种争端 

最后中国作为双向投资大国,积极设置国际投资规则重构议程,利用话语权平台合理提出构建多边投资体制议题。如依托“一带一路”倡议和亚投行等,创设国际投资规则重构的话语权平台;用RCEPAPEC等平台,合理设置国际投资规则重构的议程,积极提出构建全球性多边投资体制议题;借助G20,深化在多边框架内积极推行现行国际投资协定体系改革等议题。

 

三、重构国际投资规则的实体内容

多边投资框架的谈判为系统审视并“从根本到规则”上全面改革国际投资规则体制提供了契机。“根本”是指投资体制的内在精神,即更应该是一个犹如天平式的自我平衡的系统,均衡地维护投资者东道国的利益。

在微观层面,对国际投资规则具体内容特别是重要条款应该坚持均衡、合理的改革思路。具体包括:(1)序言部分,用语统一且言简意赅,明确缔约目的、宗旨和基本原则,确保条约从体例到内容、从序言到主文的规范性和完整性,保证国际投资规制的制度化和体系化。2)重新界定多边投资框架下受保护投资的范围,明确“投资”满足投资的基本特征要求。(3统一实体保护条款,系统梳理和落实零散的改革措施,以便更好构建一套协调统一的实体规则体系。4加强企业社会责任,适当纳入劳工标准与环境保护条款,积极回应社会关切,更好平衡投资者保护与东道国的监管权益。(5)协同投资争端治理。探索构建一个争端预防制度化与仲裁、调解制度一体化的国际投资争端解决机制。